李寧_人物庫_觀點中國

【发布日期】:2022-06-21【查看次数】:

  擔憂電商要徵稅,也與國家稅負特別是交易環節稅負較重很直接關係。但是稅負重,每一個公民應該呼籲立法機關通過修改法律減輕稅負,將稅收立法權牢牢把握在自己選舉的人大代表手裏,而不是不遵守法律,通過不正當的手段逃避法律。

  對於目前學者建議用房産稅、遺産稅、空置稅等調控房價的建議,筆者認為應該緩行。筆者甚至認為目前中國根本不具有普遍開徵房産稅、遺産稅的條件,如果貿然開徵,房價調控不下來不説,還會累積徵納矛盾,成為社會不穩定的源頭。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通過實施大規模國家減稅來提高居民收入繼續成了委員代表競相呼籲的焦點議題。

  隨著公民民主法治意識的增強和權力意識的覺醒,公民在徵稅權上與政府博弈的聲音越來越大,通過立法徵稅的呼聲越來越高,改革層面會重視公民的呼聲,逐漸改變政府通過法規徵稅的局面,走立法徵稅的改革道路,這樣就必然會延緩改革的進程。涉及遺産稅和房産稅的改革,由於向居民私有財産直接課稅,所以...

  縱觀西方歷史,真正的民主法治進程實質上是人民與政府徵稅權力博弈的過程。從這個意義上來説,“兩會”進入“稅感時代”預示著中國特色的民主法治進程真正開啟。

  通過財稅體制改革推進全面改革的共識已經形成,部分(營改增)改革已付諸實踐。但是財稅體制是否圍繞“預算民主”和“稅權法定”進行,改革方向能否達到上述目標,還需全力尋找抓手和突破口。

  通過財稅體制改革推進全面改革的共識已經形成,部分(營改增)改革也已付諸實踐。但是財稅體制是否圍繞“預算民主”和“稅權法定”進行,改革方向能否達到上述目標,需全力籲請和呼籲。

  每一個國人都痛恨腐敗、深受社會不公的侵害,但是具體事情面前,又都希望得到特權的照顧,希望淩駕於公平公正之上。殊不知,社會不信任、社會公德和法律尊嚴被踐踏,就是人人都希望擁有“特權”,人人都指望“我可以騙你,你不可以騙我”造成的。

  本該同情卻欣喜、本該憤恨卻欽佩、本該譴責卻讚美的“社會情緒反向”,值得警惕和深思。那麼,是什麼導致了社會情緒反向以及社會總體信任度指標跌破及格線呢?

  體制機制不合理是制約轉方式的最大障礙,轉方式必須深化改革。稅收制度作為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體制機制”中的一部分,必須通過改革來服務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其自身改革必須服務服從於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大局改革;作為稅收改革一部分的個稅所得稅改革,更應如此。

  地方財政由非稅收入支撐並保持一定增長,在經濟下滑情況下,既不利於企業盈利,也不利於保持經濟的平穩增長。

  讓企業真正減輕各種稅費負擔,它們才能輕裝上陣,及早擺脫困境,實現可持續發展。如果在減稅的同時,對非稅收入不加限制,甚至放縱其增長,一方面大大削弱減稅的效果,造成民怨,另一方面也阻滯經濟整體上的止跌回升。

  對於收入分配製度改革,政府一方面抓緊制定出臺收入分配改革總體方案,另一方面則需加大結構性減稅改革,也就是通過降低增值稅基本稅率、營業稅改徵增值稅、重新界定部分消費品以及調整消費稅稅率等,徹底降低流通環節稅收負擔,大幅度降低物品價格,讓消費者能夠買得起。

  對於收入分配改革,核心內容無非就是以下三點:政府減稅、資方讓利、勞動者所得提高,從而使三方之間利益分配結構趨向合理。對於收入分配改革,核心內容無非就是以下三點:政府減稅、資方讓利、勞動者所得提高,從而使三方之間利益分配結構趨向合理。

  年輕一代是社會發展的生力軍,其思想和能力素質、創業精神和意志等都決定未來發展的速度和品質。如果我們國家的年輕一代不經受一些磨難,不知道創造財富,而是一生下來只知道享受,相互揮霍攀比,成為奢侈品消費主力,將會導致年輕人創業意識下降,創業能力消退。而且這些年輕人往往掌握社會發展的最...

上一篇:怎么理解格局这件事?

下一篇:“刚柔”相济满足“自定义青年”需求的力量:2021京东新品消费与